分类
手机app下载

【四月国风遗韵】薛蟠的自白

1我叫薛蟠,玉树临风,年少多金。我喜欢过一个女人,她的名字叫黛玉。美丽的女人有很多,但我从没见过她那样的女子。对了,她是我表妹,喜欢玩公众号,我叫她莹莹。这是一场注定无果的单恋,也是我命中注定难以逃脱的劫难。我也不明白为何深陷。直到我逃亡的路上听到一首奇怪的歌:“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,再也无法忘记你容颜。”我必须逃离,因为我没有资格开始。贾王史薛,四大家族,从家严辞世起,就只有三大家族了。自家的金山银山,离开了权力就成了无根浮萍,就成了别人狩猎的金矿银矿。那一天,一男一女找到了我家门前。男人江湖人称过期废柴,已经油腻多年,脑门上顶着宽阔的地中海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不是地中海,那是早就为我掘好的火海。男人的谄笑里全是讨好,我知道他不是讨好我,他讨好的是我兜里的银子。这是他卖到我家的第九十九个小女孩了。我没想到这会是最后一个。因为这个圈套将让我背井离乡四海流浪。我被裹挟进一场官司。我不知道是谁打死了那个书生。为了让我脱离牢狱之灾,搬空了我家的仓库。然而,那些人还不肯罢休。无奈白菜价变卖家产,来到金陵投奔我的姨父。侯府的屋檐暂时遮挡住了风刀霜剑。我不该去赶那一场庙会。那样我就不会遇见表妹。也就不会读懂那首诗:“最好不相见,便可不相念。”我有一个表弟衔玉而生,擅长吟诗作赋,所以老祖宗给他起了个小名叫诗诗。诗诗住在大观园。大观园里除了诗诗,全是如花似玉的女人。对了,大观园还有个名字叫星霄阁。我住在侯府角落一处逼仄的小院子里,羡慕嫉妒恨,却没有资格跟诗诗一样自由进出。进不了大观园,见不到莹莹表妹,相思无解。2莹莹不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人。第一个是我妹妹。大家叫她宝钗,我喜欢叫她雪霏。听说几百年后,有哥哥的妹妹是最幸福的,被宠溺的甜蜜和被保护的安全感轻易就可以获得。每一个传奇女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标签。比如杨贵妃的华清池,比如赵雅芝的白娘子,比如李子柒的短视频。据说后世有一个奇人,他是作家中最爱驴的,也是整天与驴为伴的人中最会写字的。他嫌弃华清池不接地气,将其改名为红浪漫洗浴中心。闲话慢说。作为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掌门人,我决定送给妹妹一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礼物,让雪霏因这件礼物而成为传奇。也让废柴江湖的流氓才子四海游龙学学怎么疼妹妹。我集齐了同年雨水节令的雨、白露节令的露、霜降节令的霜、小雪节令的雪,取白牡丹、白荷花、白芙蓉花、白梅花的花蕊,制成了美容养颜、延年益寿、逆天改命的“冷香丸”。这冷香丸,即便是紫禁城的公主格格们也无福消受。为了不招惹羡慕嫉妒,我跟雪霏说这是治她热病的药,世人都信以为真。这确实是药,不过不是治疗热毒的。后世有一种病叫女儿奴,据说许多人病得不轻。冷香丸是治疗我的妹妹奴的,但是须得雪霏来吃。雪霏一天一丸冷香丸,治愈了我狂热的妹妹奴。

冷香丸吃多了
3我生命中有两个女人,也有两个男人。一个是表弟贾诗诗,一个是老友柳湘莲。柳湘莲是艺名,他的本名叫小石匠。家道中落,相思无解。没事的时候,我就拉小石匠出来撸羊肉串,喝扎啤,吹牛逼。有时候喝大了,也学着文人吟诗作赋,他说“一只苍蝇嗡嗡嗡”,我对“两只蚊子哼哼哼”,挺押韵的。有一次他喝多了,脑子开始不好使。说起话来慷慨激昂,颇有古人之风。我也喝多了,一会抱他一下,嘴里喊着莹莹;一会踹他两脚,嘴里喊着诗诗。他说,哥们懂了,我替你出气。记得明天请我吃一碗顺阳街的羊杂面。摸了一把刀子,趁天黑摸进了星霄阁。后来听说,贾诗诗被揍得一个月没爬起来。小石匠下手比老贾揍儿子狠多了。当然,小石匠也没吃上我请的羊杂面,他酒醒之后才想起来揍了谁,知道惹不起贾府,趁着夜色逃出金陵。第二天早上,我自个来到顺阳街,点了两碗羊杂汤,吃一碗看一碗。这羊杂汤比忘川水孟婆汤好使,喝了以后,我开始忘记对莹莹的爱情,忘记对雪霏的亲情。从今天起,我不关心粮食和蔬菜,我只惦记怎么狠狠的修理贾诗诗,给小石匠报仇。4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大观园里我有一个非常给力的卧底,她的名字叫王熙凤,后来为了避康熙爷的讳改名王西凤。我帮她放过几次印子钱以后,关系日渐密切。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,她叫我蟠蟠哥哥,让我叫她西西妹妹。其实,那些印子钱的利息都是我出的,她要的太高,高到可以让人倾家荡产。这种缺德事不能做,我就牺牲自己割肉喂鹰吧,就当交贾府的房租了。银子就是王八蛋,可是长的真好看,没有女人不喜欢。有时候她收完印子钱,会给我唱首歌,或者讲一讲贾府的八卦。她的歌声很治愈,那些歌词都很打动人心,比如“人生总有许多不平事,请你不必太在意,洒脱一些过的好。”兜里的银票越来越少,莹莹妹妹见不着,又能怎么样呢?当我在为这些事发闲愁时,有些人还在为了能够吃上下一顿的饭四处奔波一筹莫展。比如城南庄里的刘姥姥一家。西西告诉我,其实刘姥姥小时候有个特别搞笑的名字叫猫猫。因为猫有九条命,好养活。然而猫猫姥姥却是一个善良积福的人,她来过几次贾府后,很得老祖宗的欢心。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成了闺蜜。西西告诉我,这两位老神仙人后都是老小孩,你叫我猫猫,我叫你北北酱,特别好玩。又是一年春来到,人间四月天最好。就在明天,老祖宗北北酱将带着大观园里的孩子们去城南庄踏青。说到这里时,西西忽然想起还得准备踏青的帐篷和烧烤架,叫一声“哎呀糟糕,忽然很忙,回聊。”就匆匆打道回府了。她的背影很好看,让我有一刹那的恍惚。5城南庄我有一个大院子,有一处鱼塘、三百亩地。雪霏长得白白胖胖,得感谢这处别业。她吃的螃蟹、无公害青菜、原生态牛羊肉都是这里出的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得得打马城南庄。板儿——对了,他长大以后叫龙颜——见到我很高兴,因为我每次都会带给他一串糖葫芦。小孩子嘛,就知道吃,跟我那妹子一样,整天各种吃吃吃,微信群里晒晒晒。看着板儿巴巴的眼神,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,“板儿,叔叔对不住你。叔叔今天给你带了两串糖葫芦呢,可是路上被人抢走了。哎~~板儿不哭。哭哭啼啼跟个小娘们一样让人瞧不起,男子汉大丈夫就该顶天立地有仇报仇!抢走糖葫芦的人你认识,上次你跟着姥姥去贾府时他还欺负过你。他不光欺负你,他背地里还乱嚼舌头,整天跟人说你姥姥是个村里来的母蝗虫呢。对,就是那个欠收拾臭不要脸的贾诗诗,他一会要到你家来玩。哎,板儿别跑,叔叔这里有巴豆。”送走了板儿愤怒暴走的背影,我轻松的来到了城南庄别业,在楼顶凉台上架起了高倍望远镜。我刚坐下,小丫头香菱就泡好了明前龙井。茶水晶莹剔透,像极了她的眼睛。香菱就是当年我从人拐子那里解放的小姑娘,她喜欢诗和阡陌纵横的田野,一到春天就往这里跑,看看风景读读诗,有时候也会在对台网上发表一些文章,署名陌上花开。“陌陌别忙了,这些事让下人去干,过来看看我给你买的新书《溪山雪》。对了,会不会唱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?”

陌陌的新书
6每年春游,都是贾诗诗这厮最亢奋的时候,像一只发情的泰迪。听西西说,她们要放风筝,要搞野外露天烧烤BBQ,要起桃花诗社,晚上还有篝火晚会。城里有钱人真会玩。猫猫姥姥在村头接到了她的闺蜜北北酱。后面是浩浩荡荡的娘子军,莺莺燕燕春春,花花柳柳真真。这次春游来的人真不少,大观园倾巢而出啊。有一个女孩嗓门真大,她的声音清晰的从望远镜的镜头里传到了我的耳朵,“爱哥哥,你理一理人家嘛。”咬舌头动静都这么大,不用看就知道是湘云这假小子也来了。湘云顽劣无比也无比好玩,有时候女扮男装,拿个写着“一派无猜”的幡在大观园里瞎逛。算命先生都有点邪乎,别人都看着大观园好,她却说里面住着一群神经病。桃花诗社一会儿就起来了,第一首诗已经挂了出来。“猜猜扑蝶桃花溪,折来桃花三两枝。猫猫叫她不要采,留到夏天吃桃子。”这诗有趣,也算应景,不知道出自哪位仙子之手。“打油诗也叫诗么?”旁边的陌陌有点愤愤不平。“管他呢,让人准备家伙,咱们也烧烤,给我来一斤羊肉串,来一件啤酒。你想吃啥随便点。”镜头那边,我清晰的看到,板儿在那里串羊肉,板儿在羊肉上抹上了巴豆,板儿把烤好的羊肉递给了贾诗诗,贾诗诗吃的真香,贾诗诗摇头晃脑诗兴大发,贾诗诗捂住了肚子。然后是猜猜一大嗓门“爱哥哥你别吓我!”镜头里的人群忽然晃了起来。“哈哈!倒酒!给我那老兄弟柳湘莲也倒上一杯,陌陌也来喝一杯!”

猫猫狗狗,扑蝶采花
7城南庄有个医馆,坐诊大夫乃是天下第一神医药炻师,江湖人送外号百炼毒师,庄子里的女人爱她谦谦君子温润如玉,亲昵的喊他药药。悬壶济世之前,他是朝廷上的北静王。偶读五柳先生归园田居,想及朝堂之上各种蝇营狗苟,忽然悲从中来心生厌倦。遂挂印而去,在城南庄东篱谷隐居江湖。药药知诗诗并无大碍,开了点益生菌、止泻药之类的。其实不吃药也可以,饿两天净净肠胃就行,这话却是不好说出口。为表谢意,北北酱邀请药药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。药药清净恬淡,本无意掺和,正要辞谢。不想一个飒爽身影蓦地撞入眼帘,宛如一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心湖,居然泛起了层层涟漪。那一晚,天上月明星稀,地上篝火熊熊人影憧憧。陌陌拉着我一块去凑热闹,七岁的兰哥儿正在朗诵他的同名诗歌《以夜为眼》: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他寻找光明。”那一晚,板儿用风铃草编织了一个花环,戴到了巧姐头上。巧姐喜欢的不得了,跟西西吵着要改名叫风铃草。像极了青梅竹马的样子。那一晚,探春也不会想到,自己以后会跟白天放飞的风筝一样,离开家乡远嫁内蒙,只能用小隐的名字在江湖群寻找思念的影子。那一晚,红浪漫洗浴中心的张果老带着一帮兄弟也来到了城南庄,想从大观园劫几个美女回去。没想到喝多睡着了,在下半夜无声飘洒的春雨中洗了一个免费的自然浴。那一晚过后,我离开了金陵。有人怀疑贾诗诗一连串的风波与我有关。正好去一趟彩云之南,在茶马古道上看一看陌上花开,在缓行缓归的路上忘记爱情,忘记莹莹。我走之前,小巫婆尤三姐再三叮咛,如果遇见小石匠,让他写几首三行寄回来。8有时候,你想忘记,命运偏偏会让你想起。在大理,我遇到了素素,然后就决定留下不走了。理由只有一个,她像极了表妹莹莹。后来我才知道,婚姻就像围城的比喻还是沉重了。其实爱情更像杜蕾斯,可以纯洁无瑕,可以很透明,但是必须保持距离。后来,贾诗诗给我寄过一封信,信中只有一首诗歌: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。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娇妻忘不了!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后来,小石匠带着小梅到大理散心,临走时也留下一首诗歌: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你我皆是曲中人
(全文完)江湖策马,东篱种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